首页 风险测评文章正文

山西中资文旅2020年债权

风险测评 2020年07月31日 06:58 11 信通技术网
【近期信托列表】 【近期政府债列表】
山西中资文旅2020年债权
奚梦瑶嫁给何猷君之后就过上了富太太的幸福生活?其实这一对年轻人也很拼命,并没有坐山吃空的意思。

7月28日奚梦瑶在自己的媒体平台分享自己和老公何猷君的深夜日常 ,这一次的何猷君仍旧还是工作到深夜 。

           

奚梦瑶陪何猷君工作到深夜 ,分享老公勤奋一面,赌王儿子真拼!

这算不算是奚贵妃的一种小抱怨?当然不是啦,人家其实这算是在秀恩爱而已 。

           

要知道嫁给了何猷君之后的奚梦瑶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家庭之中 ,但对于何猷君来讲,自己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于是在深夜的奚梦瑶发动态,形容老公太晚了 ,好好休息吧。但何猷君手上的工作还没有处理结束,形容凌晨的1点还很早,才1点 。

           

           

其实像奚梦瑶和何猷君这一种互动的状态 ,大多数年轻创业夫妻的身上都有发生过。但像何猷君这样子努力工作,拼命工作的人还真少。

毕竟他不是一般人,身为赌王的儿子 ,他有的是钱,但仍旧这样子努力的证明自己,不得不说才25岁左右的何猷君是真的很上进 ,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年轻人 。

           

而且这一点其实从他的个人账号也可以看出来 ,早在前面何猷君的个人签名是赌王何鸿燊四太的儿子。如今何猷君的签名则是董事长,是会长,是创梦天地合作人。

这算不算是真正的青年才俊呢!难道奚梦瑶会在深夜更新老公努力勤奋的一面 ,其实这也是老婆对老公事业上的一种肯定与支持 。

           

           

大家看到的一方面是奚梦瑶和何猷君之间的夫妻互动,这是属于一种家庭幸福的瞬间,更是属于老婆疼爱老公的瞬间。

另一方面大家看到的就是何猷君努力的一面 ,相比三太儿子何猷启的离婚事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看样子四太被何鸿燊宠爱这么多年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四太能有这么一个努力工作的儿子 ,真的很幸福 。

其实早在前面何猷君就更新发文,形容自己不曾得到母亲的帮助,母亲有超过50亿的船务工作交给自己打理 ,但被自己拒绝。

           

原因就是何猷君想要通过努力,靠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己的年轻创业梦。

真的很佩服何猷君,也希望他和奚贵妃越来越幸福 ,真是越年轻越努力 。


山西中资文旅2020年债权
导读: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中国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3.2%,远超市场预期 。中国经济疫后恢复速度如此之快,原因何在?与此同时 ,近期股市和部分地区楼市都出现一股热潮,背后是否存在隐忧?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

【采访/观察者网 张广凯】

观察者网: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3.2% ,整个上半年的增速是-1.6%,超出市场预期。您认为中国经济快速恢复的原因何在?

姚洋:这个数字确实是超出预期,那么成绩是怎么取得的?我们知道 ,GDP的计算方法分为生产法和支出法 。我国每季度公布的GDP数据,是按照生产法计算的,是根据企业的生产数据统计上来的。GDP能恢复增长 ,说明工业恢复得还是比较快,比如说建筑业增长了7.8%,这是一个很高的速度。

在服务业里面 ,增长较快的主要则是金融业 ,以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特别是信息技术行业增长了将近16%,金融业增长了7.2% ,这些都是GDP能够增长3.2%的主要原因 。

但是如果按照支出法计算,情况可能就没有这么乐观了。支出法包括消费 、投资和进出口三部分。

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1.4% ,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9.3%,政府消费估计也不太可能正增长,所以全社会的消费肯定是下降的 。政府消费的具体下降幅度我们还不知道 ,即使假设它是持平的,因为居民消费才是占大头,单单这一项下降9.3%的话 ,保守估计,全社会的消费也要下降5%。

固定资产投资是有公开数据的,下降了3.1%。所以按照支出法来计算 ,我们上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应该在-3%到-5%之间 。考虑到现在消费占到GDP的60%多 ,权重更大,所以可能更接近-5%。

根据生产法计算的上半年增速是-1.6%,支出法却接近-5% ,这两组数字怎么对起来?或许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净出口大幅度增加 。二季度出口由负增长变成正增长,而进口下降很多,主要是服务业进口下降(留学生回国 、出国旅游停滞) ,结果净出口同比增长100%以上,给GDP带来1.5个点左右的增长 。但这种增长是被动式增长,并没有带来民众实质性的福利增加 ,相反却降低了民众的福利。二是上半年很多生产出来的产品并没有卖出去,而是变成库存了。这说明我们国内经济形势还是相当严峻的 。

图:东方IC            

观察者网:这种生产和需求恢复不平衡的现象,是不是跟国家政策的支持力度不同有关系?

姚洋:主要是两方面原因。从投资面来看 ,虽然我们国家历来都是重生产轻消费,每当经济下行的时候,固定资产投资就会快速上升。但今年疫情之下 ,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几乎停顿 ,所以它下降非常多,即使二季度回升了,还是没法抵消一季度的降幅 。而且这一次中央对增加固定资产投资还是比较谨慎的 ,要防止太大幅度的上升。这是第一个原因。

然后从消费面来看,主要还是居民消费下降太多 。因为失业率上升,总体的居民收入应该是下降的 ,上半年下降1.3%,外出消费的意愿也还没有完全恢复,这都是阻碍消费恢复的重要原因。

观察者网:那么接下来的财政政策 ,是否应该加大力度提振消费,推动居民收入的恢复?

姚洋:居民收入是高度依赖于就业的,就业形势不好 ,就很难实现收入恢复。而就业取决于生产能不能恢复,生产又受到消费不足的制约,这就构成了一个循环 。在这个时候 ,自主性消费是不可能起来的 ,必须得采用凯恩斯的办法,也就是由政府出手来增加外生性消费。

政府想要扩大整个有效需求,一方面可以增加投资 ,这是我们已经在做的,另一方面就是刺激消费,这一块我们做的恐怕还不够。

各地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消费券热潮 ,现在又平息下来了,我觉得还得加大力度发放 。中央政府把2万亿的财政赤字增量都给了地方,地方必须出台政策 ,说明到底怎么去花这些钱,不能又挪用到基建上去 。我们二季度基建已经恢复了很多,但老百姓的消费还是比较差。

接下来的主要着力点应该还是在消费上 ,消费券要改进,落到实处。我们现在发放消费券的方法是不对的,现在大部分是折扣券 ,并且规定了只能买什么品牌、商家的东西 。这种形式的消费券 ,真实核销率估计只有60%-70%,作用是大打折扣的。

要想更好地刺激消费,不如直接发电子货币 ,并且设置一定的时效,比如说三个月之内必须花完,不花就浪费了。老百姓拿到的是实实在在的钱 ,买什么都行,比如去买面包,买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 ,不要去限定品种 。

其次我还是强烈建议对穷人直接发现金,也是附带时效的,三个月不花掉就作废 ,那他肯定会去花掉。不要管他花到什么地方,哪怕他去酒吧,去娱乐 ,你都别管。因为这里还有一个大众心理的问题 ,大家一看很多场所没人敢去,自己也就不去了 。如果大家都开始去了,那我也可以去 ,经济就活跃起来了。

观察者网:根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今年5月份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已经超过了10%,比前两年3%~4%的增速有了明显提升。这是否也印证了 ,地方政府更倾向于把钱投入基础设施建设?这么高的基建投资增速,是疫情下的临时性现象,还是意味着地方政府又会重新开启一个基础设施投资的高潮期?

姚洋:基础设施的投资一旦启动 ,就不太可能立即降下来 。这类工程很少有一年就能干完的,今年既然启动了,明年可能还得加码 ,要两三年才能平复下来,这正是我担心的事情。

上次我接受观察者网采访的时候就表达过,要警惕新一轮的地方政府投资热潮 ,否则将导致地方政府进一步扩大商业性负债 ,因为地方政府拿到的那些国债根本是不够用的。去年中央批准的地方专项债规模是2.15万亿,今年增加1.6万亿,可是今年初各个省份制定的投资规模 ,加起来有几十万亿了,几万亿专项债根本不够花 。那么地方政府又会拿着这个钱去“钓鱼”,去调动社会资金 ,社会资金受到政府鼓励,又会大规模涌入,就可能导致新一轮的债务高潮 。

我想高层对这一点肯定已经有了警惕 ,不会放任投资过热了,在这种情况下,提振消费就变得更加重要。

数据显示 ,今年5月份基建、房地产 、制造业投资增速分别为+10.9%、+8.4%、-5.3%(图:中金公司)            

观察者网:前段时间,国务院要求银行系统对实体经济让利,规模达到1.5万亿。这些银行让利出来的资金 ,真的能够充分流入到实体经济吗?最近股市和部分城市的楼市上涨都比较快 ,会不会也存在资金重新流入股市和楼市的情况呢?

姚洋:这个问题肯定已经发生了,因为我们的货币还在以10%-11%的速度增长,但经济增长速度满打满算也就是3.2% ,显然不需要这么多货币 。这些货币到哪去了?肯定是在金融系统里面进行体内循环。这次叠加国外资金进入中国,股市一下子就涨上去了,很多国内资金就也跟着进入股市了 ,个别地方的楼市也在上升。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象我们绝大多数资金并没有到达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其实也不是那么需要这些资金 。

我们张晓波老师团队5月份的调查显示 ,现在企业最大的难题是没有订单,融资难的问题已经排到很后面去了。没有订单,企业要这么多资金干什么呢?所以说现在经济恢复的瓶颈还是在需求侧 ,生产看起来很旺盛,但需求不旺盛,就是不可持续的 ,不能让企业一直去增库存 ,而出口的前景也不明朗。

观察者网:7月份以来,央行的逆回购操作似乎已经显示出一些收紧货币的迹象,有些学者也在讨论 ,现在货币政策是不是可以适当收紧一点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姚洋:我觉得在目前这种状态下,收紧货币政策也不是一个好主意 ,因为它会给大家传递一个消极的信号 。中央层面收紧资金,尽管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也许不是那么大,但是它有个心理作用 ,导致全社会的投资欲望下降。现在经济还在底部运行,收紧银根肯定不是一个好办法。即使知道很多钱是在金融体系里面体内循环,我们也不能收紧银根 。

观察者网:那么应该怎么解决金融资金体内循环的问题呢?

姚洋:这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在目前这种状态下 ,首先得把消费提振起来,让经济运转起来,资金自然就流到实体经济里去了。如果经济运转不起来 ,大家都很谨慎 ,就算把钱给了实体经济,大概率也会亏掉 。

所以说,我们不应该逼迫银行体系去给实体经济放贷 。有时候 ,大家的记忆还是太短暂了,今天谁还记得,2010年温州是出现过一次金融危机的?

2008-2009年 ,当时支持实体经济的办法,就是让大家都去贷款。哪怕企业家说我不要钱,银行也一定要贷给他 ,说你多少贷一点,我们有任务。这些企业家贷了款,却没有订单 ,他会拿钱干什么呢?都去炒房了,结果亏得一塌糊涂,好多人跑路 、跳楼 ,事实上就是一个地区性金融危机 。

温州的经济在那年之后就一下垮下来了 ,之前大家还谈 ”温州模式 ”,在这之后的10年,有谁还提”温州模式”?温州经济已经被打回原形了。所以我们要汲取教训 ,不能用行政手段去命令银行给企业贷款,这是很危险的。现在房地产不能瞎炒了,资金可能又会跑去股市 。最近这一个月 ,场外配资又起来了,我们是不是又要重复2015年?

图:东方IC            

我们总说,一个人不能在同一地点摔倒两次 ,我们的经济也不能再陷入过去的循环了。我们一定要找到问题真正的源头,比如说消费。其实大家都明白,我们现在是缺消费 ,只不过在消费端使劲,见效速度就不如投资端,或者说生产端 。

我觉得 ,我们政府的观念还是没有彻底转变 ,还是我10多年前就开始说的生产型政府,重生产轻消费,一听到要给老百姓发钱就哆嗦 ,觉得这是浪费。但如果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那浪费更大,因为你还浪费了资源。要是像温州那样 ,瞎炒一气,最后崩盘了,结局就更惨了 。所以说 ,我们的政府官员必须要转变观念。

这个背后还有一个关于凯恩斯主义的误解。有些经济学家动不动就批评凯恩斯主义,好像凯恩斯主义就完全是错的,但我要提醒一点 ,凯恩斯没有错,是后人把它弄错了 。凯恩斯经济学是一个危机时期的经济学,凯恩斯写《通论》的年代 ,是大萧条 ,所以他说要刺激消费,要搞需求管理 。后人在经济很好的时候,也非要去使用凯恩斯的措施 ,那是不对的,是后人把它用错了。但是我们现在的经济形势,就是萧条 ,那么凯恩斯的理论就是对的了。有些人因为反凯恩斯,在危机时期也不敢去用他的理论了,这也是现存的一个问题 。

总结下来 ,第一我们政府本身就是一个生产型政府,从计划经济过来,重生产轻消费 ,第二再加上批凯恩斯,一看人家西方都在批凯恩斯,就觉得我们也不能这么干。这两个因素一结合 ,就造成了我们在消费端干预不够的状况。

观察者网:接下来想请您谈一下外贸的问题 。可以说 ,上半年我国的进出口情况是好于预期的,6月份出口增速已经转正,达到2.8%。之前很多人担心疫情会导致世界贸易脱钩 ,但是现在看来,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反而是提高了?

姚洋:其实我在大家一开始说脱钩的时候就提出,疫情说不定最后对中国是件好事 ,因为中国是第一个走出疫情的国家。世界其它国家虽然生产都停顿了,但是对中国产品的需求没有下降那么多 。老有人说,别的国家需求下来了 ,我们的产品出口会有困难,但是现在看来,没出现这种情况。

我觉得有两方面原因 ,第一我们的防疫物资出口很多,第二就是其它国家“直升机撒钱 ”,老百姓的基本消费还是维持住了。中国出口的很多产品都是基本生活用品 ,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们的出口反倒是恢复起来了 。

至于说脱钩,我觉得这个完全是一个心理作用。实际发现并没有脱钩,不仅货物贸易没有脱钩 ,金融领域也没有脱钩。过去这半年,我们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有十几家,这个速度可是不低的 ,只不过大家没怎么宣传 。别看美国说要把中国上市公司全撤下来,它实际做的反倒还是在增加上市 。另一方面,流入中国的资金也在增加 ,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特朗普政府再坏,他还是明白一点,中美经济相互依赖 ,没那么容易就能打破。

真正的脱钩,是中国和美国在技术领域的脱钩,这是已经发生了的 。但是技术领域它可以单独拎出来 ,中国和美国在经济领域相互补充 ,竞争主要发生在技术领域。特朗普看得很明白,他在技术领域限制我们,恨不得把我们掐死。但在其他领域 ,他基本上是不太敢动的,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头脑 。

特朗普想通过对中国施压要到一些东西,但也明白 ,加税是惩罚了中国,但同时也惩罚了美国老百姓。现在他马上要选举了,所以不会去干这件事了。他会在哪些方面唱高调?在技术领域 ,在政治方面,包括香港问题,他调子会唱得越来越高 。但是经贸关系上 ,我觉得不会恶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


山西中资文旅2020年债权
           

米兰圈

据慢镜头网记者拉伊蒙迪报道 ,48小时内,拉伊奥拉将与米兰会面,商谈伊布和多纳鲁马的续约事宜。

据《米兰体育报》报道 ,伊布和多纳鲁马已经告知拉伊奥拉,他们想留在米兰。

报道称,多纳鲁马与伊布的经纪人都是拉伊奥拉 ,他将在近日造访米兰总部,与米兰高层两名球员的续约问题 。伊布和多纳鲁马已经告知拉伊奥拉他们明确的想法,那就是他们都想继续留在米兰 。

迪马济奥在个人官网上透露 ,伊布新合同年薪600万,同时将包含续签一年的条款,如果伊布同意这样的待遇 ,双方可能会就此达成协议。但《米兰体育报》指出 ,伊布很想留在米兰,他愿意为续约做出经济上的牺牲,可能会接受300万欧元的税后年薪。

而在伊布有意留队的背后 ,当然也有皮奥利续约因素的推动 。伊布与皮奥利之间已经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此前有消息称,伊布可能因朗尼克的到来而离队,现在随着情况发生改变 ,马尔蒂尼也希望能留住伊布。伊布本人的想法也发生了改变,他希望留在米兰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 。自从伊布回归米兰以后,米兰的状态迅速回升 ,这也体现出了他对米兰的重要性。

据意大利媒体米兰新闻网透露,米兰向伊布保证,他将在球队下赛季的计划中继续扮演关键角色


山西中资文旅2020年债权

标签: 山西中资文旅2020年债权

信通技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