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险测评文章正文

广元市三江新区建投债权转让

风险测评 2020年08月01日 15:39 16 信通技术网
【近期信托列表】 【近期政府债列表】
广元市三江新区建投债权转让
谈到现金分红 ,每年市场都会有声音呼吁上市公司多分红 ,增加投资者回报。如果把时间维度拉长一些,5年前甚至10年前对现金分红的讨论比现在热烈得多 。10多年间,监管层先后出台了一些引导和鼓励分红的政策 。这些工作“润物细无声 ” ,今天来看,境内市场上市公司分红状况已大有改观。但隐约之间,分红的现状好像还有点不尽如人意。分红公司家数和金额都不少 ,投资者却不是那么有感觉,高分红公司得到的市场认可也比较有限 。在注册制深入推进、市场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的时点上,也许可以再盘点 、再出发 ,来看看这些年分红发生了哪些变化,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面上来看,上市公司分红金额连年累增 ,两市合计分红总额从10年前的3800多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36万亿元。这其中,沪市主板公司历来是分红的主力,占比在八成左右 ,2019年即分红近1.07万亿元。比例上看 ,沪市公司整体分红比例已长年稳定在30%以上 。具体分布上,实施分红的公司占比从10年前的约50%增长至今天的70%以上,其中分红比例超过30%的公司也由当年的50%左右增长到超过70%。这些变化充分体现出 ,沪市公司的分红意愿和分红能力大大增强。

分红公司的结构也值得一看 。金融业历来被认为是分红大户,但实体经济也表现不俗。还拿沪市主板2019年的数据看,金融类公司分红5795亿元 ,实体企业分红也高达4855亿元。大市值公司是分红主力,上证50 、上证180公司的分红金额屡创新高;中小市值公司整体盈利规模不大,但分红的热情也未示弱 ,百亿元市值以下的公司整体分红比例达到35% 。这些变化的背后,是沪市已经涌现出一批长期稳定分红的优质企业。近3年连续分红率超30%的公司有574家,超50%的有95家 ,有23家公司连续3年的分红总额都在50亿元以上。

按说,这些长期稳定分红的公司该是市场追捧的宠儿、长期资金价值投资的重点标的 。但从实际情况看,好像只说对了一半 。这些公司的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确实比较高 ,但估值水平还是总体偏低 ,甚至有些公司股价经常低于净资产。跟那些网红股、概念股一比,就更不好看了。这背后到底原因何在?还得追本溯源,看看现有的分红能给投资者和上市公司带来什么 。

第一个问题 ,分红能给投资者带来什么?我们都知道,分红是对投资者的回报。但实际上,投资者在考虑自己的投资回报时 ,是要挣短期的股票差价还是追求长期回报,就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在我们的市场上,有不少投资者本身就只想挣大钱 、挣快钱 ,而对分红不太感冒,他们更希望股价能快速上涨 。要是投资者本身也不需要分红,那分红这件事也就明珠暗投了。解决这个问题 ,根本上还得靠市场估值体系的均衡。当公司的股票价格更多地回归到它的实际价值,那些虚有其表的“噱头 ”就兴不起多少风浪,挣短钱、挣快钱也不那么容易 ,投资者可能就会回过头来觉得分红更加可靠了 。那些没什么分红 ,靠着概念引得股价上蹿下跳的公司,其追捧者自然也就慢慢变少了。

另外,对投资者来说 ,现金分红获得感不强,也还有一些制度的原因,一个是分红所得税 ,还有一个是交易机制上的分红除息。税收这个问题上,按持股期限不同已经有一些优惠安排 。大体上,持股1年以内还得按一定比例交税;持股1年以上的 ,可以免除20%的红利所得税。但这与股票交易的价差利得无需交税相比较,其吸引力还是打了折扣。影响更大的是除息,投资者常常会抱怨 ,公司分红的时候,虽然账户上获得了一笔分红现金,但股价除息后 ,实际等于左口袋进 ,右口袋出 。打个比方,一家公司每股分了1元,股价是10元 ,原本投资者账户里该有11元,除息后股价调整为9元,账户里的钱还是最开始的10元 。若是再算上分红还要交税 ,那对投资者可能还是个亏钱的买卖。对其而言,唯一能期待的是股价走出填权行情。

再来看上市公司,多数时候都在讲分红是上市公司的义务和责任 。这话当然是对的 ,但如果仅有义务,没有激励,一件事情就难以长期坚持和普遍推广 ,在实际执行中也难免会效果不佳。成熟市场上,稳定的分红和回购能给市场带来稳定的预期,对二级市场估值形成支撑。这样 ,分红和回购就能成为上市公司进行价值管理乃至估值管理的重要工具 ,也就是其积极分红的动力所在 。境内市场上,可能还经常不是如此。分红大头的银行、基建 、传统制造、公用事业等板块,年年都拿出真心诚意反哺市场 ,但其估值水平往往还比不过那些花样翻新却业绩孱弱的“铁公鸡”。长此以往,公司分红的积极性自然受到影响 。

当然事情也在发生变化。一些公司坚持扎实经营、稳定回馈,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可。例如大家都很熟悉的福耀玻璃 ,长期坚持稳定分红,近10年平均派现比例超过50%,吸引了一批忠实的追随者 ,成为其股价的稳定器 。还有贵州茅台,虽然对其估值有市场分歧,但其长期的稳定分红也还是对市场的有力支撑。另有家公司曾表示5年不分红 ,次年真没分红,股价却立即跌停,公司在下一年即恢复了分红。这背后 ,是市场投资文化的悄然改变 ,稳定回报的公司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所青睐 。

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意见,认为分红是公司自己的事,制度上无需过多干预 。对这个观点也要辩证地看。一方面 ,对于公司分红该分多少,确实不能一刀切地强制要求。但是光靠市场约束可能不够 。很多时候市场并不是完全有效,尤其是我们这样一个从平地建起来而不是自发形成的市场 ,机制上的短板如果没有制度上的引导安排,可能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到达目标,甚至达不到目标。现金分红也是这样。如果开始的时候公司都不分红 ,制度上做些引导让公司能适当分红本身无可厚非 。这样制度安排在海外早已有之。实际上,美国 、韩国、巴西等市场也都有半强制甚至强制的分红要求,有些至今还在沿用。

之所以现金分红这么重要 ,是因为有了一个长期稳定分红的基础,可以使得资本市场更加稳健、有效 。这也有过实证分析。有分析师测算,2010年至2019年 ,标普500上涨了190% ,其中,盈利贡献了106%,回购和分红则贡献了56%。推动指数长期上行的核心仍然是盈利 ,但分红与回购对指数的上涨也有显著的正面作用 。回看我们境内市场,现金分红也取得了明显进展,不仅形成了一批长期稳定分红的群体 ,也有机构投资者看重分红了。但还要在这些理念深化认识基础上,解决一些难题,一是在分红税收和除息机制上做一些研究改进 ,让分红的钱真正成为投资者口袋里的钱,提高投资者分红获得感;二是推动市场估值回归蓝筹公司和真正有成长性的科技股,引导现金分红成为上市公司的自主选择。我们的市场也就能在这样的过程中成熟起来 。

更多内容详见沪市监管锐评专题

           


广元市三江新区建投债权转让
           

7月27日 ,途鸟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与上海仓谷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去那存)宣布战略合并,双方将以“途鸟”品牌继续深耕物流产业互联网数字化服务,布局1-2线城市的同时 ,重点发力3-5线城市 ,主打即时配送 、共同配送、个人存储等拳头产品 。

途鸟科技专注于移动互联网智能物流配送平台,主要产品途鸟配送、途鸟运力 、途鸟联盟等前端应用和途灵智能管理后台,城市城乡共同配送SaaS系统等组成 ,上游对接了饿了么,美团等订单,且已获得多项软件著作权及设计专利权。仓谷供应链(去那存)由中通云仓投资 ,提供城市人临时存储 、搬运,收纳打包等懒人式服务,去那存现已获得相关软件著作权。

来源:物流指闻


广元市三江新区建投债权转让
文丨AI财经社 马微冰

编丨孙静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 ,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 。违者必究。

没有人能拒绝方便面的诱惑。

无论是长途旅途、学校宿舍 、或是深夜办公室,打上一杯热水 ,泡一桶方便面,是十分惬意的事 。但有些与方便面有关的回忆,则变得遥远。

比如前不久某电商平台发布消息称 ,疫情让中国的方便面等即食食品成为世界各地的生活必需品。今年上半年 ,方便面类目的买家数同比增长106%,增量部分超过半数来自非洲 。 随即,有投资者在网上向挂面第一股克明面业提问:公司的五谷道场二季度比一季度销量如何?

五谷道场这个名字 ,对部分年轻消费者来说多少有点陌生了。

五谷道场走出低谷?

这个品牌当年曾掀起一股风潮。

“我不吃油炸食品,非油炸,更健康 ” ,2005年陈宝国的这一句广告词,部分消费者还能脱口而出 。彼时推行“健康”、“非油炸”的五谷道场,成为众多消费者青睐的首要替代品。

数据显示 ,巅峰时期的五谷道场一年年销售额达到20亿元。但由于扩张太快导致资金链断裂,无奈只能低价出售给中粮 。2017年,克明面业以1.06亿元的价格从中粮手中买下五谷道场 。

           

被收购后的五谷道场 ,一度成为克明面业的拖油瓶。据克明面业2017年财报显示,收购后五谷道场营业收入为4388.24万元,亏损1053.4万元。而在2015年以及2016年前11个月 ,五谷道场分别亏损1.93亿元、315.83万元 。

而今年4月20日 ,总经理陈宏在第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中特意提到,“2020年一季度,五谷道场方便面业务收入增长近90% ,实现营业利润1000多万元。 ”而在2019年,五谷道场全年营业收入7.50亿元,净利润4695.91万元。

在克明面业手上 ,五谷道场有了盘活的态势 。不过去年,同期康师傅控股 、统一企业中国的方便面业务收入分别为253亿元和85.0亿元,掉队的五谷道场与巨头的差距还是有点远。

五谷道场衰落之路

五谷道场创始人王中旺出生于河北农村家庭。大学毕业后 ,他满怀冲劲地来到大城市,以老乡的身份,投奔已成为华龙集团老板 。十年的埋头苦干 ,使其成为华龙西北地区的总经销商。

但他并不想止步于此。具备多年渠道经营技能的王中旺,选择与几位好友共同创业,创立了一家食品企业 。在屡次踩坑后 ,业务终于有了起色。此后王中旺选择与康师傅合作 ,成立三太子食品有限公司,但最终由于利益均衡问题,二者不欢而散。

再度起步的王中旺 ,便盯上了康师傅利润最高的高档食品区,推出“健康、非油炸”概念的五谷道场方便面 。2005年-2008年,在方便面行业集体受到市场行情影响时 ,五谷道场却逆势而上,创造出20多亿元的销售额 。

           

优异的成绩激发了王中旺的欲望,随即便是五谷道场扩大规模 ,在各地建立分公司,推广中低端产品。即使遭到众多管理层反对,王中旺依然启动了短期集资18亿元和在全国范围之内扩大38条生产线的计划。

第一次踩中风口的王中旺 ,第二次幸运全无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公司多条业务线入不敷出,资金断裂 ,最终走向卖身的结局。

2009年 ,五谷道场被以1.09亿元的低价出售给中粮。而在经营7年后,非油炸的卖点不再被市场广泛认同,五谷道场成为中粮的拖尾业务 ,又被出售给如今的克明面业 。

“非油炸不是主流方便面的品类和口感,某种程度上,非油炸其实只是伪创新 ,所以这么多年,包括从中粮到克明面业,都不能够挽救这个品类 ,因为它与方便面重度消费人群的消费的思维格格不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道。

对于疫情中的利好现象,朱丹蓬并不看好 。他认为,疫情期间 ,五谷道场依托整个方便食品供应链红利,出现抢货囤货的现象,但是整个疫情过后 ,基本上又会恢复到以往的情况。

专家:如果产业端没有创新 ,方便面市场可能还会萎缩

随着外卖行业兴起,日本日清、合味道 、韩国火鸡面、辣白菜牛肉面等舶来方便面的走红,以及螺蛳粉、米粉 、自热火锅等众多方便食品的出现 ,国产方便面往往成为了最后的选择。

自2014年起,国产方便面年销量跌至385.2亿元 。而全球的疫情如同一针催化剂,将原本沉寂的方便食品的市场规模迅速扩大。

除了五谷道场有回春迹象 ,其他方便食品也都在疫情收到一份较好的成绩单。据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1-5月,全国规模以上方便食品企业营业收入累计达到1138.1亿元 ,同比增长6%;利润总额累计达到78.6亿元,同比增长17.3% 。

           

对于方便面这种没有太多技术壁垒的食品品类,朱丹蓬认为 ,核心竞争主要有四个方面:第一个是品牌,第二是品质,第三是服务体系 ,第四是客户粘性 。康师傅、统一、农心便是品牌导向 ,后起的拉面说 、白家等品牌则是依据完整的客户服务。

中国消费者,对于方便食品的需求是多元多维的。“如果说方便面产业端没有创新,没有升级 ,没有加速迭代的话,不单只是饱和,可能还会萎缩 。产业端要根据市场需求及时做出快速的反应 ,满足消费端,才能拥有新的增长空间。 ”朱丹蓬提醒。

统一在相继推出“汤达人” 、“满汉大餐”等高端速食产品后,白象也推出汤好喝、怀念包装系列产品 ,近期康师傅推出高端产品速达面馆,定价也超过5元一袋的标准 。

疫情的特殊环境,将方便食品市场规模无限放大 ,同时也使更多消费者接触并主动选择方便食品。这对于需求新增长的国产方便面而言,是一个不错的时机,但创新的挑战也变得紧迫。


广元市三江新区建投债权转让

标签: 广元市三江新区建投债权转让

信通技术网